經濟書坊/目標與關鍵結果

1980 年代初,我暫別凱鵬華盈14個月,前往昇陽領導桌上型產品部門。突然間,我要管幾百人,心中十分惶恐,但葛洛夫那套方法,成為我在風暴中的堡壘,幫助我主持每一場會議時都能釐清思緒。它賦予我的執行團隊力量,整合所有運作動能。沒錯,我們犯了一些錯誤。但也創造了驚人的成就,包括新的RISC微處理器架構,讓昇陽在工作站市場上站穩領導地位。多年之後,我將這套方法帶給Google,支持我的正是這些個人經驗。

source 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7241/3662961